八旬癱瘓老人,連同三大箱行李被房東從安徽送回杭州

  警方希望老人子女儘快主動聯繫他們

  否則將以涉嫌遺棄罪對此事展開調查
  杭州江乾區閘弄口派出所,最近來了一位特殊的老人。他已經年過八旬,卻不得不拖著三大箱行李,在派出所里寄宿。他膝下明明還有五女一子,但能夠聯繫上的四名子女卻都不願意來派出所相認。
  目前,閘弄口派出所和街道的工作人員一起照顧著
  他,但警方更希望老人的子女能主動和他們聯繫。
  一輛安徽出租車

  載著八旬大伯開進派出所
  11月12日下午5點半,一輛安徽牌照的出租車,緩緩開進閘弄口派出所的大門。
  司機一臉疲憊,朝值班民警抱怨:“這錢太難賺了,車上這個老人,萬一齣點問題,我都不知道怎麼解決。”
  民警緩緩拉開車門,看到了車內的特殊乘客:一名頭髮灰白的老人,能講一口流利的杭州話。
  車上還有一名中年婦女同行,她說自己是老人的房東兼“乾女兒”。
  老人名叫孔榮生,1933年出生,今年剛好80歲。因為下肢無法自主行動,民警半扶半抬,終於把他帶進派出所,同時到來的還有三大箱子的行李。
  民警打4個子女電話

  沒人願意領回老人
  孔大伯說,自己是老杭州,17歲開始在杭城走街串巷賣中藥材,屬於個體戶。後來他結婚生育,有了6個女兒和1個兒子。
  原本,他與妻子住在閘弄口新村。1994年,兩人在共同生活了三四十年後離了婚,孔大伯獨自一人去了三墩租房子住。孔大伯說,從那時開始,自己與子女有了隔閡,但平時還是有來往。
  過了十多年租房生活後,2009年,孔大伯去安徽投靠自己的老朋友,併在那裡常住。在這期間,他與子女的聯繫逐漸少了,也只回過一次杭州。
  “我前妻生病了,想要賣房子治療,當時子女之間意見不統一,把我接了回來。後來我贊成把房子賣掉,分到一小部分錢,其餘的錢都留給前妻看病用了。”孔大伯認為,可能是那次事情之後,幾個子女對他有了意見,也沒再跟他聯繫過。
  前段時間,孔大伯先是生病住院,後來又摔了一跤,現在下半身無法自主行動了。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療,雖然病情有所好轉,但孔大伯的積蓄也基本用光了。考慮到大伯的病情和實際情況,房東打車,把他送回了杭州。
  “我的戶口原來在閘弄口派出所,所以就到這裡來求助了。”孔大伯說。
  派出所民警根據孔大伯的模糊敘述,開始查找他的子女。
  “他有一個女兒不幸過世了,另外有兩個據說去香港定居也已經聯繫不上了。其他還有三女一子,在杭州生活,條件都還不錯。”民警挨個打電話向孔大伯的子女們瞭解情況,卻發現居然有三個人都不願意認這個父親,並以各種理由掛斷了電話,“只有最小的女兒承認孔大伯是自己父親,但她表示,除非其他姐弟都來派出所,不然她也不來。”
  這樣的局面,讓民警很意外也很無奈。
  派出所希望老人子女
  儘快主動聯繫他們
  昨天下午,我們來到閘弄口派出所時,孔大伯正躺在搭的臨時床上睡覺。
  “因為他行動不便,我們怕他睡在床上摔下來,所以在協調室的地上專門清出一塊空地,然後鋪了兩三層棉被。”派出所民警說。
  同時,因為孔大伯沒法獨自起來吃飯、上廁所,派出所專門安排了一名協輔警照顧他。大伯煙癮很大,派出所又在他身邊放了一個煙灰缸:“他抽煙的時候,更要派專人看著的。”
  為了不讓大伯出意外,派出所處理這件事情的民警和協輔警這兩天都沒睡好。
  正當我們和民警商量此事時,閘弄口街道和社區的工作人員也來到派出所里幫助處理這件事。街道工作人員也再次先後撥打了孔大伯在杭州的四名子女的電話,不過除了孔大伯的小女兒外,其餘三人還是沒有接聽電話。
  “除非他們都來,我們才來。”電話那頭的意思仍然很明確,不肯作出讓步。
  街道、社區的工作人員表示,願意繼續幫助孔大伯和子女溝通協調:“不管之前有什麼誤會或者矛盾,現在不是追究對錯的時候。老人畢竟年紀大了,身體又不好,再怎麼也不該這樣對他。”
  而處理此事的民警表示,如果老人子女的態度依然如此冷漠,他們也考慮按照遺棄罪對這件事情開展調查。《老年人權益保障法》對子女遺棄老人的行為並沒有規定強制性的懲罰措施,但是,子女負有扶養義務而拒絕扶養沒有獨立生活能力的老人,並且情節惡劣的,就涉嫌觸犯刑律、構成“遺棄罪”,最高可獲刑5年。
  “這是我們不希望看到的局面,希望他的子女看到報道後至少能主動聯繫我們,把想法、問題說說清楚。”
  記者離開派出所時,孔大伯依然躺在臨時的床鋪上。
  “下午我們找過一家醫院,也願意先支付一些醫葯費。但因為老人年紀大了,而且是有子女卻無法聯繫上的情況,醫院考慮到風險不願意接受。”
  截至記者發稿時,閘弄口派出所、街道工作人員仍在張羅著把孔大伯送往醫院救治。
  【記者手記】

  願每個人

  都能安心老去
  這樣的事情,發生在以“孝”字為先的中國,足夠刺痛每個人的神經。
  也許孔大伯年輕時曾經輕狂,也許孔大伯曾經做過什麼對不起子女的錯事。但當一個年過八十、行動不便、思維乏力的老人含著濁淚倒在自己面前,即使是毫無關係的路人也難免心生惻隱,更何況是血濃於水的親人。
  我們真心希望,孔大伯的子女能夠摒棄一些誤會甚至是過去的怨恨,為風燭殘年的老人盡份孝心。
  同時我們也在思考,也許孔大伯的情況不夠典型,但為了那些情況更典型的失助老人,我們是否需要一個由全社會共同構築的養老平臺?
  也許有了這樣的制度保障,類似的救助不再是一兩個部門或一兩個工作人員的責任,而“風險”二字也不會是絆住救助中某個環節的石頭。
  最後提一句,這幾天關於養老制度並軌、社會保障改革的消息,在網絡上討論得沸沸揚揚。希望在不久的將來,我們能聽到振奮人心的消息,讓所有人都能安心老去。
 
(編輯:SN095)
創作者介紹

軍曹

wu87wughg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