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面機構中紀委17日再度出手。俠客島註意到,當日18時30分,中紀委官網發出消息,稱宋林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在接受組織調查。
  宋林,央企華潤集團董事長。雖然位高權重,但在外界看來,也並不是聲名赫赫的人物。宋董走進公眾視野,源於去年7月17日。頭銜為“新華社旗下《經濟參考報》首席記者”的王文志,在微博實名舉報華潤集團董事長宋林涉嫌巨額貪腐,中紀委稱,已經在程序處理中,“請耐心等待”。
  中紀委最迅疾的出手
  2014年4月15日,王文志再度出手,爆料宋林包養情婦、涉嫌“在華潤收購山西金業資產過程中存在嚴重瀆職行為,造成巨額國有資產流失。”
  宋林也不含糊,第二天就在華潤集團官網上掛出聲明,表示“舉報內容純屬捏造和惡意中傷”“已經對本人及家人和公司的聲譽造成極大傷害”,“希望有關上級機構及相關部門儘快進行調查”。
  雙方如此堅定的攻防動作,原以為會陷入一場拉鋸戰。不料,宋林話音還沒完全落下,“被調查”的“願望”就得到了滿足——只不過,這樣的調查一旦啟動,恐怕宋林全身而退的願望也就永遠難以實現了。
  中紀委此次出手更為迅捷。王文志對上宋林,一場“隔空掐架”可能產生的發酵與升溫,被中紀委官網編髮的幾句話便叫停了,仿佛擂臺上兩位武林人士比武,攻方剛剛一個仙人指路,直取中路;另一個回了一招如封似閉,還沒有拉開架勢,比武的檯子就被拆了,連人都被帶走喝茶去了。
  一場延宕9個月的舉報與否定的循環往複就這麼應聲而止。
  反應有些遲緩的是華潤官網。在中紀委消息發出的3個小時里,其網站上宋林的個人聲明依然掛在首頁。當然,也可以想見,在管理高層與公關團隊的緊急會議之後,這條個人聲明會被換成華潤集團的公告,表示“公司將全力配合調查工作”。
  這種“遲緩”可以理解,畢竟已有前車之鑒——劉鐵男被舉報時,國家能源局也曾為其背書,結果落得無比尷尬的田地。而去年7月,在王文志第一次舉報宋林的時候,華潤集團也已發過一次公司聲明力挺宋林。只不過現在看來,當時的舉報材料似乎有許多是可信的。
  疑點重重的收購案
  王文志舉報宋林的,就是4年前華潤電力對山西金業集團的一場收購。
  山西金業集團是山西一個非常有名的私營企業,老闆就是有山西首富之稱的張新明。這個長相俊朗、四方臉、高個頭的煤炭大亨,在當地呼風喚雨,政界人脈深厚,素有“第二組織部長”的稱呼,能量可以大到可以左右當地人事。
  但是,金業集團“金玉其表,敗絮其中”,2005年,焦炭價格一路下滑,金業集團遭遇大面積虧損。而此時,山西又加大了對煤礦集團環境污染的“整風”,金業集團連續幾年被太原市環保局列入嚴重環境違法企業黑名單。2009年,屯蘭礦難發生,山西所有小煤窯一夜之間遭遇停產整頓。兩個月後,山西煤炭資源整合大浪洶涌而來。張新明支撐不住了。
  他開始籌劃變賣資產,接觸山西幾大煤炭集團都未果。
  2010年,經過某位在山西極有能量的中間人介紹,張新明得以認識華潤電力主席宋林。於是,一樁百億元的收購拉開序幕。
  但這宗收購案明顯不正常。全國人大《證券法》修改小組專家成員劉紀鵬當時就指出:“(金業集團)購買這三個礦,只花了6000多萬元,而金業集團謀求上市時總資產評估10億元沒有通過,賣給同煤時估價52億元沒成交,給華潤電力卻賣了123億元。”
  一向以精明著稱的華潤集團居然會以同煤集團都沒有認可的價錢的2倍多來收購一個資產並不優良的企業——而且在王文志的調查中,現在其中有一個礦點還成了當地農民放羊的好去處——這種做法著實讓人疑竇叢生。
  誰是百億收購中神秘的中間人?
  在這個併購案中,介紹張新明認識宋林的確有一位中間人,網絡爆料,此人在山西極有能量。在中紀委正式公佈案情之前,俠客島不好妄自猜測。但是前不久落馬的中國科協黨組書記申維辰曾長期在山西任職,擔任過山西省委常委、太原市委書記。申的落馬被認為是和早已落馬的山西省人大副主任金道銘牽扯出的腐敗窩案有關。而金道銘正是張新明在煤礦整合過程中保護金業集團的“貴人”。
  在網上已有的爆料中,申維辰還被指與某著名山西籍女歌手是情人關係。而這位歌手辦個人演唱會時,出手闊綽、豪擲500萬元捧場的商人,網傳就是張新明。
  在俠客島看來,在中國對政商環境進行“大掃除”的持續動作中,具體案情不久便會大白於天下。真正重要的是,宋林作為國有資產掌門人,涉嫌國有資產流失,這種監守自盜的行為,已經進入中紀委的清潔範圍。
  這也不得不讓人聯想到一個多月前的3月9日,全國兩會期間,習近平參加安徽代表團審議時說,要吸取過去國企改革經驗和教訓,不能在一片改革聲浪中把國有資產變成謀取暴利的機會。改革關鍵是公開透明。——這番話,當然也是信號,值得每個國企掌門人反覆思量,好好參詳。
  (公子無忌\文)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軍曹

wu87wughg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